知识大讲堂

>科普知识


 

春天万物复苏,一到小花园就嗓子难受,难道是花有毒?冬天天寒地冻,一降温就咳嗽两声,难道是冻着了?那一有灰尘就胸闷气短呼吸困难,真的只是体弱肺不好?怕不是得了哮喘(惊吓脸)。“哮喘是会呼吸的痛,它活在我身上所有角落。”那么,哮喘具体是个啥?快往下看。


什么是哮喘?

 


哮喘全称支气管哮喘(Bronchial?Asthma),是一种异质性疾病,常以慢性气道炎症为特征。主要临床表现为随时间变化和加剧的呼吸系统相关症状,运动后症状明显,常在夜间或凌晨发作。多数人可自行缓解或经治疗后缓解。但是,如果哮喘不及时治疗控制,容易使呼吸系统功能受损,并伴随肺部感染等症状,严重可造成呼吸衰竭,危及生命。


哮喘是目前全球最常见的慢性疾病之一,全球每20个人中可能就有1个患有哮喘。据世界卫生组织(WHO)估计,2015年全世界有38.3万人死于哮喘,目前全世界大约有2.35亿人患哮喘。现在很多国家哮喘发病率超过10%,我国哮喘近年来持续增长,发病情况也不容乐观。

 


1998年12月11日设立世界防治哮喘日,从2000年起改为每年5月的第一个周二。旨在让人们加强对哮喘病现状的了解,增强患者及公众对该疾病的防治和管理。


1.webp.jpg 

图片来源:https://ibaotu.com

 

哮喘的诱因有哪些?

 


目前认为支气管哮喘是一种有明显家族聚集倾向的多基因遗传性疾病,它的发生受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的影响。当患者的亲人(有血缘关系、近三代人)中有哮喘或其他过敏性疾病(如过敏性鼻炎、湿疹)病史时,可导致患者自身遗传到过敏性体质,且血缘关系越近,患病率越高,患病后越严重。受环境因素的影响,当接触、服用或吸入可能诱发过敏反应以及刺激气道的物质和颗粒,或遇负面情绪、运动、药物(如阿司匹林)等,都可能诱发哮喘。


那么,如果出现了反复发作的喘息、咳嗽和胸闷等症状,如何确定是得了哮喘,还是单纯的嗓子卡了鸡毛,或者急火攻心犯了心脏病?

目前可以根据临床表现、临床分期、分级加检测(变应原检测、肺功能测定、胸部X线检查、痰培养检查、血常规检查、支气管扩张试验等)的方式进行确诊。因为目前尚无根治哮喘的特效药,所以一旦确定患上了哮喘,就要开始走上治疗这条长征路了。

 


哮喘的药物有哪些?

 


目前长期治疗哮喘的药物可分为两大类:控制药物和缓解药物。

1、控制药物又称为维持治疗药物,指需要长期每天使用的药物,主要通过抗炎作用使哮喘达到并维持临床控制,主要包括吸入性糖皮质激素(ICS)、全身糖皮质激素、白三烯调节剂、长效β2受体激动剂(LABA)等。

2、缓解药物又称为急救药物,按需要使用,通过迅速解除支气管痉挛从而缓解哮喘症状,常用的有速效吸入β2受体激动剂、全身糖皮质激素、短效口服β2受体激动剂(SABA)、吸入抗胆碱能药物等。

2019年全球哮喘防治倡议(GINA)发布的哮喘指南中,出于安全考虑不再推荐单独使用SABA治疗,而是建议所有成人和青少年哮喘患者,根据症状按需使用(轻度哮喘)或固定每日使用含有ICS的控制性治疗。首次明确ICS-福莫特罗作为所有重症哮喘的优选缓解用药和轻度哮喘的首选控制用药,强调了全程抗炎维持缓解治疗对于哮喘管理的基石地位。

 


2.webp.jpg

 

随着科技发展,生物药研发逐渐受到重视,但获批上市的哮喘生物药占比远不足13%,还有着很大的研发空间。哮喘是一种常见的气道炎症性疾病,由免疫细胞和其产生的细胞因子共同参与作用,过敏性哮喘主要与Th2型细胞反应路径有关。其中IL-4 (interleukin 4)可以诱导Th2细胞的转化,促进B淋巴细胞产生IgE,诱导哮喘发生。IL-5是由EOS、肥大细胞和Th2细胞产生,可使EOS持续浸润气道,杯状细胞增生,协同IL-4刺激B细胞产生IgE,引发哮喘反应。另外细胞因子IL-8、IL-10、IL-13、IL-23、IL-33等与肿瘤坏死因子TNFα与哮喘的反应机制有一定相关性,为临床治疗提供了特异性靶点。

 


目前获批的生物药包括由基因泰克(罗氏的子公司)和诺华(Novartis)联合研发的抗IgE人源化单克隆抗体Omalizumab、GSK研发的人源化IL-5单克隆抗体Mepolizumab、Teva研发的人源化IL-5单克隆抗体Reslizumab、赛诺菲和再生元共同开发的能结合IL-4的α亚基的全人源IgG4型单克隆抗体Dupilumab等。根据WHO估计,2016年全球哮喘药物的潜在市场超过180亿美元,并以每年2.4%的速度增长。如果按此计算在2020年该市场预计将高达197亿美元,未来生物药可能会有近40亿美元的市场份额。有非常大的发展前景和“钱景”。

哮喘并不可怕,它是由过敏等因素引发的,并不会传染。尽管哮喘尚不能根治,但通过有效的管理,更多有效的药物出现,可以实现哮喘控制。


百奥赛图成功构建了人源化IL33小鼠、B-hIL4/hIL4Ra小鼠助力哮喘新药研发,可为相关研究提供有力工具。

点击原文阅读链接查看更全面的哮喘模型小鼠

 


参考资料:

1.https://ginasthma.org/gina-reports/

2.Castillo J R , Peters S P , Busse W W . Asthma Exacerbations: Pathogenesis,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J]. The Journal of Allergy and Clinical Immunology: In Practice, 2017, 5(4):918-927.

3.Fucan Xia, Changwen Deng, Yanyan Jiang, Yulan Qu, Jiewen Deng, Zhijian Cai, Yuanyuan Ding, Zhenhong Guo & Jianli Wang. IL4 (interleukin 4) induces autophagy in B cells leading to exacerbated asthma[J].Autophagy ,2018,1554-8627.

 

原文阅读链接http://www.kyjnct.cn/index/index/pro/id/248/cid/27.html

?
Copyright ? 2018 百奥赛图基因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10040430号 技术支持:快帮云
ag平台漏洞怎么赚钱